不舍昼夜

直须看尽洛城花,始共春风容易别。
很高兴见到你
可以叫我河洲or随雅
博爱党,欢迎安利 懒癌晚期
经常爬墙

【米英】黎明

遇到亚瑟·柯克兰那年我23岁,刚刚见证了爵士时代的来临。我清楚地知道那些经过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年轻人想要的是什么,而我也擅长将这些带到出版的每一本书中。那些年轻人对这一套很是受用。

靠着这样的方法,我迅速积累起了数量可观的财富。我那个一世枭雄的老爹来视察时说我比我哥更适合干这一行,我同意他的看法,毕竟我那个天赋异禀的哥哥是个音乐奇才,要是逼他去做个出版商,他估计又得悲伤的离家出走了。

我哥叫马修·威廉姆斯,战前是个备受推崇的钢琴家,不过他各种乐器都玩的挺溜,离家出走时他到波士顿管弦乐团做了一名大提琴手,战时他应征入伍,到军乐队里当了一名长号手,后来战争结束在欧洲闲...

2016-05-02

【米英】最危险的地方

我坐在战后回美国的第一班飞机上,身旁是那个不苟言笑的绿眼睛英国外交官。与奥朱库政.府的谈判几乎耗尽了这个英国人全部的精力,他此刻正闭着眼假寐,手边放着那本历经沧桑的华兹华斯诗集。
飞机穿过云层有些颠簸,如果现在从舷窗向外望去,能看到满目疮痍的非洲大地,不过我的目光已被比阳光更耀眼的某样东西吸引过去了。
亚瑟·柯克兰“唔”的一声睁开了眼睛。流光溢彩的祖母绿色眼瞳。
“尼日利亚真是见了鬼的热。”他嘟囔了一声。
“至少比西伯利亚好。”
亚瑟应了一声,不置可否。他坐直了身子,纤长的手指翻过书页,眼睛却望向了更远的某处。我笑了起来,他面色不悦的瞥了一眼我,什么也没说。
亚瑟·柯克兰怕冷这...

2016-04-23

【米英】【4.23贺文】依旧无题系列

“说实话我不太喜欢伦敦。”
阿尔弗雷德说这话时正是半夜,我们刚刚躺回床上。对于一个习惯昼伏夜出的推理小说家来说,有一个喜欢在半夜看恐怖电影并且每次都被吓得嗷嗷直叫的室友并不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尤其是这个室友一旦受了惊吓就会在床上死死抱住你不撒手,活像一只大型金毛犬。
“那你就滚回纽约去啊,美国佬。”我尝试着扳开他的手指,但是失败了。阿尔弗雷德天生怪力,我甚至目睹过他用一只脚就能让巴士从外部停下,当时那个巴士司机的表情就跟见了鬼一样,要不是我当机立断拖着他就跑,他现在大概已经被关进这个城市的非正常人类研究中心了,还是编号8597的那个。
哦,该死的非正常人类研究中心。
“Artie你怎么可以这么绝情!”...

2016-04-23

【米英】随手撸个小段子

“那个8号试验体又惹出乱子来了,市中心医院那里死了7个,伤了13个,还有两个还在抢救,家属现在闹得很厉害。”
“派人去处理了吗?”
“已经让相对温和的6号试验体去了,应该过一会儿就回来了。”
“这事不能闹到女王那儿去,必须尽快安抚好家属。她一向把海那边的小家伙视为劲敌,要是让她知道我们在和小家伙手下的人一样在研究这种东西才是大麻烦。通知柯克兰伯爵了吗?”
“已经派人去请了。”
“这事一定得让他清楚。不过,我想他应该已经知道了……”

存个梗,有时间可能会写的。

2016-02-28

读完《华亭旧事》后的一点胡言乱语——给空明太太

言辞混乱,语言逻辑混乱不清。

言辞混乱,语言逻辑混乱不清。

言辞混乱,语言逻辑混乱不清。

第一次看到华亭,大概是在三星期前,一个星期五的晚上。
那时我刚入APH圈,在耀菊和菊耀间摇摆不定,正片也没看几集(虽然现在也是这样,专门在同人文圈里看文),于是在贴吧里乱逛,希望看到一篇好的同人让我坚定一下cp——毕竟我向来秉持着“cp可拆不可逆”的信念。
然后,我随手戳进了一个本宣。
对,就是华亭。
看了文风试阅,我觉得挺合胃口的,然后空明太太又在底下放了原文链接,我就很愉快的戳进去看了。
熬夜看完华亭后整个人都愣了,脑海里反反复复重复一句话“不该是这样的”,然后就这么茫然地去睡了。
不该是这样的,他们俩应该...

2016-01-02

【弓凛】葬礼

离开冬木十年后,她再次回到了这里。
街道早已不是熟悉的样子,路上行人匆匆,偶尔有人会对孤身一人的她投来好奇的目光,然后继续低头赶路。
一切都变了啊。她深深地叹息。街道上不再有熟悉的气息,熟识的人也一个个离自己而去,先是他,然后是樱。
她这次回来,是为了参加樱的葬礼。
那个幼小时就离开自己和父母的、柔弱而惹人怜爱的妹妹,终究还是不敌从小遭受的残忍凌虐在二十五岁时便早早离去。
樱。
如果当时被送走的不是你而是我……
你,是不是会幸福一些?
她觉得心底有着撕裂般的痛,稍一动作便是鲜血淋漓。
眼泪无声的滴落,炙热的温度落在雪地上,留下一个个小坑。

远坂凛推开尘封了十年的远坂府的大门,灰尘呛得她一阵咳...

2015-10-06

© 不舍昼夜 | Powered by LOFTER